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 意大利语

耶纳,起初我对这座即将要去的古城并没有什么印象,只是知道是此行要去的音乐学院坐落在那里。可等我即将结束这段旅程,熟悉的教堂钟声再次于晨光明灭中响起,我才发现自己即将结束在这里的探古寻幽之旅,生出许多不舍来。

也许是长时间生活在南通这样快节奏的城市之中,对罗马、米兰那些城市间川流不息的人群和喧闹嘈杂的小巷反倒来得适应。而在古城锡耶纳,却是古罗马建筑群之外的欢喜。汽车缓缓驶入托斯卡纳地区,似乎有了些“翡冷翠”的意思,湛蓝如水洗颜料般的天空上挂着一簇簇绵绵的云朵,这白云一定是奶酪做的,任凭白糖是怎么也绕不出这样绵密的“口感”。被风吹动起的蜿蜒山峦,仿佛滚动的山丘永不停息的律动,隔着窗子仿佛都能闻到汽车驶过带动的青草的香甜。

汽车不断地上坡下坡,坐在车上的人多少有些不太适应。驾驶汽车的意大利大叔娴熟地转过每个弯,终于在一排黄棕色的中世纪建筑物面前停下,周围几乎没有任何车辆和行人来往,不远处教堂前空旷的广场上倒是有几只鸽子在闲庭信步。这就是锡耶纳,一个曾与佛罗伦萨相媲美,虽处在文艺复兴的发源地,却一定要固守住中世纪哥特梦想的古城。

教堂的钟声总会在每天清晨准时敲响。在意大利的其他城市,我也曾听过教堂钟声,也许是因为游客太多,城市显得过于烦躁,似乎缺少了些心境;锡耶纳是一座山城,依山脊而建,三条道路呈“Y”型,处在“Y”中心低地上的田野广场,又叫“贝壳广场”,因状似贝壳而得名,又像圣母玛丽亚偌大的披风,庇佑着锡耶纳的信徒们;夜幕降临,贝壳广场前总能迎来一群人,他们或是躺着纳凉,或是静静地盯着广场前市政厅旁的钟楼发呆,偶尔会被几个跑来跑去的孩子打断,贝壳广场后面的酒吧,餐厅也在外面支起了桌子,准备迎接大批的食客。

贝壳广场无疑是浏览锡耶纳最好的出发点,你尽可随意选择一条小路来进行。不必担心迷路,因为总能绕回来。也不用去记路口遇到的哥特式喷泉,相似模样的哥特式喷泉多到让人目不暇接。小路上古董玩具店的橱窗里,总是藏着十分特别的中世纪摆件,铺满水果的杂货店老板会用牛皮纸包好挑选好的水果。这里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咖啡味,和阔别已久的中餐馆一起,混合成立体而诱人的味道,是不可错过的美味和享受。著名的恋人许愿池布润达喷泉见证着一对对爱侣,锡耶纳大教堂则耸立在最高的地方,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。如果担心出国前的减肥计划被搁置,而放弃品尝冰淇淋和锡耶纳的提拉米苏的机会,那真的是太可惜了,毕竟在锡耶纳没有一条路是平的,来到这里会有爬不完的坡和上不去的体重。

虽 然bel canto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无论是路边的

唱片机里播放的《我的太阳》,还是随处可听到歌唱般的意大利语,都闪现着belcanto时期曾经的辉煌。锡耶纳音乐学院是我在意大利学习音乐的地方,他的前身是chigiana音乐学院。chigiana音乐学院坐落在街边的一座哥特式的宫殿里,游客可以要求参观宫殿里的珍贵收藏:斯特拉地伐利(stradivarius)的提琴、弗朗兹•李斯特(Franz Liszt)的钢琴、锡耶纳画派的画作、多那太罗(Donatello)的圣母像和其他艺术精品。锡耶纳的剧院几乎每周都会有演出,整个夏天除了夜晚的音乐会,还会有世界各地音乐学院的老师来教授音乐知识,如果你是音乐爱好者,那锡耶纳一定是个天堂一般的去处。

作为一座特别的古城,锡耶纳的巷子里也会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但每当教堂的钟声在古城的上空响起,也许是因为钟声回荡在空气中的“留白”,也许也是那轻盈古朴的音色,人的烦躁仿佛也在钟声中被涤荡干净,每个细胞重新充满释然的空气,被锡耶纳的阳光轻抚,重又变得明媚了起来。

分类: Blog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