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 意大利语

每年到了二月,苏州人就开始惦记:香雪海的梅花开了

吗,我也去看过好几回,那漫山遍野的花事,远远望去真如落雪一般,又比雪多了几缕清逸幽雅的香气,“香雪海”恰如其名。

我原以为赏梅足以代表苏式生活对“雅”的追求,直到

我收到了一部关于梅花的诗集——《诗约香雪》。它是首届“香雪海诗会”的作品集,用主编范小青的话说,是“一诗与梅花的相遇”,是“当下的鲜活的情感和古老的梅花,组合成了这一部独放异彩的诗集”。诗歌、梅花,都是很美的东西,但是最打动我的不是其中某一首诗或某一幅画,而是这部诗集本身。

拿到书的时候,首先被它的颜色吸引了:白底透着蓝,像小时候摸过“蓝印纸”之后,手上留下的淡淡晕染开的蓝紫色。这是设计师周晨的创意,用传统晒图技术在纸上呈现出微妙的晒蓝效果。随着数码晒图技术的发展,传统晒图已逐渐被淘汰,周老师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才在苏州古城区一个老人家里找到了一台还在工作的老式晒图机。“这种机器晒出来的图,每次颜色都不一样,深深浅浅的。它的结果不是人为可控的,但正因为这样,有一种手工感在里面。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。”

周老师回忆,1992 年他刚参加工作时,在一个设计公司里画图纸,那时没有电脑、没有数字化技术,都是先画在硫酸纸上,然后拿去晒图。而在他的家里,还保存着一本上世纪八十年代的《梅花谱》,也是通过晒图的方式印制的。于是,当他受邀为《诗约香雪》做设计时,自然而然地从《梅

花谱》中、从他自己的经历中,找到了一种源于传统的创新

表达。《诗约香雪》没有用梅花的摄影作品作为主体插图,而是苏州画家苏文用工笔白描的手法,把梅花画出来。诗歌

作者的形象也是用白描,对着照片来画,这样在效果上增加

了诗情画意,也更加凸显出梅花高洁的气质与人文情怀。

诗歌是一门时间的艺术。我希望在这本书里体现‘时间’的概念,通过晒蓝图这个特殊的设计,用视觉之美表达诗歌之境。如果哪一天晒图技术没了,那它就成为记录历史的‘绝版书’了。”“时间”是周晨赋予书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。从《苏州水》《绝版的周庄》《泰州城脉》,到《阳澄笔记》《留园印记》《冷冰川墨刻》《冷冰川》,这些由他装帧设计、先后入选“中国最美的书”的作品里,几乎都能找到时间的影子。2019 年入选“世界最美的书”的《江苏老行当百业写真》,纸张是老店铺包点心的粗陋纸,装订用的是纸钉,页码更是难得一见的中国古代数字系统“苏州码子”,看上去“土得掉渣”,细细一品却是一种原始的美。比如封面上看到的纸钉,以前在线装书里是藏在书皮下面的,但是周晨把它剪开、敲击之后,就成为了一种独特的装饰,好像一朵被时间风干的花,历久弥新。

周晨是苏州人,骨子里的书卷气让他设计的书籍也自带

风流。他在《冷冰川》一书的装帧形式上,用到了传统的推

蓬装,前后上下翻页,还专门配了一支书拨,翻阅之间悦目

赏心、优雅非常,也增添了阅读的仪式感。他说当时《冷冰

川》去参加米兰设计周上的一个展览,名叫“无限的书”,策展人说这本书翻阅的过程,就有一种沟通时空的无限感。

在周晨眼中,一本书就像一部电影、一出戏剧,它的文字、图像是线索,翻阅的过程有节奏,不同的空间承担着各自的功能。“如果纸质书还是原来的样子,那它和电子书就没有区别了。纸质书已然是一个时代的符号,不仅仅是普通出版物的概念,我们在看待书籍的时候需要大大放宽我们的视野,将它置于时间与空间的维度中,方能找到最佳的观测点。”

再次拿起《诗约香雪》,摩挲着一页页泛着蓝色印记的

纸张,仿佛一朵朵迎风傲雪的梅花开在时间的长卷上,柔弱

却有力量。

分类: Blog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