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英语 意大利语

溽暑时节,知了在黄葛树上刚叫了几声,重庆的大街小巷、上坡下梯、山间拐道、江边码头,都摆上了冰粉。重庆的冰粉是靠吆喝的,夏天的冰镇小食太多,冷不丁就会错过。冰激凌、雪糕、冷饮,隐身在各种花花绿绿的夏季甜美中,一声“冰粉,红糖冰粉”,总是让人循声而去。

38度的高温,是夏季山城的主打歌,凉爽、甜腻、回甘、清热的冰粉,是它荡气回肠的副歌,爱上了这个潮湿火热的夏天,一碗冰粉足矣。

冰粉是川渝一带有名的传统小吃,在夏季尤为被宠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,人们主要是靠搓冰粉籽在制作冰粉。冰粉籽其实是假酸浆的种子,含油18.6%,其中饱和脂肪酸11.1%、亚油酸20.8%。有清热退火、利尿、祛风、消炎等功效,治发烧、风湿性关节炎、疮痈肿痛等症。

北碚、合川、万州等地的人们喜欢搓上一盆冰粉,赠与左邻右舍,好吃之余,又把这门技艺得以推广。女人们将假酸浆种子用水浸泡足够时间后,滤去种子,加适量的凝固剂,凝固一段时间后便制成了晶莹剔透、口感凉滑的石凉粉,是一种消炎利尿、消暑解渴的夏季保健食品。

如今,冰粉变得越来越华丽。

解放碑步行街、杨家坪步行街、观音桥步行街的冰粉,以色相取胜,山楂、醪糟汤圆、芝麻、碎花生米等十余种辅料,花花绿绿,看得人喉咙里伸出了爪子。看看橱柜里的香料推荐,玫瑰味的,桂花味的,百合香味的,传统红糖味的……简直觉得每种口味都要吃过才好。这些冰粉品相妖娆,都不会低于十元一份。于是有小姑娘、小伙子嘀咕,这些味道,夏天都要来尝一遍才好。

会做生意的老板,见机行事,说,“还可以混搭口味,比如桂花玫瑰味,红糖百合味……”光是听老板报名目,口水就在喉咙里打转了。

除了城市街区,重庆山里的冰粉那又是另一种风味。

歌乐山、南山、黄葛古道、照母山、铁山坪、缙云山,抬脚便是山的城市里,苍翠浮眼,绿嶂环身。重庆人下班后或周末约上一二好友,去山里走走,神清气爽,只是口舌渐乏,正想打听哪有消暑饮食时,一个不起眼的挑夫蹿了上来,一张殷情备至的脸,“冰粉,冰粉凉快,红糖养身。”挑夫一边说着,一边揭开捂得严严实实的背篓,果真是冰粉呢。于是率性要上一碗,“不贵,才5元。”

篓里的冰粉突出本味,红糖芝麻撒上,大块晶莹润滑的冰粉在塑料碗里游荡,吃得路人直呼“安逸!”若有挑剔的食客说配料简单,挑夫也不生气,说,“我这可是手搓冰粉籽,传统红糖冰粉,吃的就是冰粉本味,可不是那些配料。那些杂七杂八加一堆的,鸠占鹊巢。城里那些还不知道什么粉粉兑的呢。”

路人笑了。

走到半山腰或山顶上,又有几家搭着偏棚,卖冰粉凉虾冰棍的,看见路人极力吆喝,“手搓冰粉,手搓冰粉。”这是他们的“主打产品”。

寻声而坐,问他怎么个手搓法,老板们便七嘴八舌,你也听不清哪家是哪家说的,耳朵里只钻进了冰粉籽几个字,反反复复。

不过你要多点几碗,跟老板多扯几句家常,就慢慢知道详委。

从树上摘下冰粉籽,放二两在纱布中,扎结实了,然后把纱布放在约装有十斤水的大盆里,像搓衣服一样繁复搓揉冰粉籽,慢慢地水变浑了,起了泡子,这就便是冰粉籽中的浆被搓出来了。搓个大约十分钟,再把盆里的水搅拌下,待泡子慢慢消失,用兑好的石灰水倒入其中,整个过程就跟点豆腐一样,石灰水的化学成分是碳酸钙,虽然不能直接食用,但是可以改变冰粉籽的化学成分,使其变成碱性,凝固成固体。再静静地等待两个小时,冰粉就制作成功了。

这冰清玉洁,喜煞食客。舀上一碗,配上红糖汁、碎山楂、芝麻,甜腻可口的冰粉就完成了。

如果自己做,二两冰粉籽可以做十斤冰粉,如果家庭成员多,倒是可行,如果不多,那简直是要浪费了,因为做好的冰粉如果不在一天之内吃完的话,就会变形,废掉。

不过现在超市也推出了各种速食冰粉,买一袋回去,冲水搅拌,待煮,简便操作,不会浪费还可口。如此便捷,职场妇女瞬间也变成快枪手妈妈。

江水浩荡,酷热难消,傍晚,爱在江边戏水、纳凉的重庆人,也会要上一两碗冰粉。

冰粉,红糖冰粉——”那入耳的吆喝,简直要把入口即化的甜软糯,吹进人的心窝,是江风宜人,也是冰粉沁心,这夏天最美好的体验。

分类: Blog

Top